伟德在全球
English
手机导航

媒体聚焦

www.weide1946.com  |  媒体中心  |  媒体聚焦

大型矿企资产结构与优化升级

中国黄金网6月27日刊登了weide1946王建华总裁的文章《大型矿企资产结构与优化升级》,全文如下:

weide1946有600多亿元总资产,其中正在运营的矿业资产在300亿元左右,探矿资产约20亿元,在建资产国内国外加起来在120亿元左右,要并购的资产每年大约80亿元至120亿元。分清这些资产的关系,调整好这些资产的比例,不偏重或忽视其中任何一项,是weide1946发展提升的基础。

大型矿业集团要尽快调整非矿比重,在改造和强化探矿产业化、建设优化的基础上,同举并重,系统管理,实现矿业资本增值。

引言:大型矿业集团资产必须系统化分类,明确必备的发展要素和清晰的发展战略

分清资产布局是为了系统化协调运营,看清一个矿业企业的战略意图和实际矿业资本。这里指矿业企业在发展中必备的资产结构,不含冶炼和贸易。冶炼和矿产品贸易不能列为矿业发展范畴必须具备的一部分。

要颠覆传统计划经济留给大家的理念,重新看待矿业资产。矿业资产可简单分成四类要素资本:

一是在产的独立矿业运行资产、运行项目或围绕生产的运行资本。

二是独立的探矿产业资产、以探矿获得资源为主的资本。

三是改建、建设、待建的项目或者待投产的矿业资产,围绕提高效益或投资效率的潜在生产潜力的矿业资本。

四是并购资源在产、运行的矿业资产或并购后改建、建设的矿业资本。

一、大型矿业企业在产运行资产必须靠信息化升级,才能为长远发展打好基础

当下的中国矿业,对生产、运行部分资产的信息化改造、升级和提高效率,是当务之急。

今年,weide1946在这方面的投资是非常巨大的。这些投资决定了企业在这一轮转型中成本能否实现系统性、技术性地降低。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打工程巷道,一年打完还是3个月打完,与以后成本之间的关系很大,但具体考核财务核算与成本一点关系也没有,而是列入基本建设、固定资产,低效率反而高资本。但大家的关注点还没有系统化地将资源与成本、开采条件与成本、设计优化与成本、矿品种类需求趋势与成本这些矿业成本的致命要素,作为成本第一要素。

这些前置成本要素在当下都不列入财务成本,容易被管理者忽视。长期以来,低劳动力成本、低环境成本、低资源成本掩盖了大家与发达国家矿山的成本差距,但注定了成本高的宿命,限制了达产后的成本降低。

比如,在整个球磨机碎机的升级换代、信息化、人均效率、减少体积、解决环保、劳动保护、解决能源消耗中降低的成本,是传统节约成本不可比的。面对资本主义200年的发展水平,总体上应结合矿山实际参照创新,认识不同,技术水准目标要求也就不同,所运用的设备、技术、工艺手段有天壤之别。建设项目要做到“建设不停,优化不断”,还要做到“建设结束,优化开始”。在产大型矿山,在资源许可范围内,大型化、技术设备现代化、信息化,谁走在前面,谁就把握了中国矿业的未来,谁才有参与国际一流矿业竞争的资格。

二、必须走内部独立市场化的探矿资产和并行的探矿产业化道路

矿业发达、成熟的国家,如北美、南美、澳洲的国家,探矿资本化运作和并行的探矿产业,完全独立于在产矿业企业,完全市场化运作。这是一套成熟的、完善的、能实现市场价值最大化的商业化价值发现、评价、转化机制。这些资产、产业,能以最大的活力、最强烈的意愿探获资源,并以成熟的机制实现价值变现。

西方国家巨大的探矿资产和并行的探矿产业非常成熟、巨大、有序,上百年来已获得了资本市场的高度认可。

目前,国内大型矿业集团的探矿资产、产业,都依靠矿业企业生存,完全是从属、依附于矿业企业存在的。

这些资产存在的动力,只是为所依附的矿山企业寻找资源,特别是为矿山企业在资源枯竭时寻找接续资源,完全没有自主、主体的意识和动力,潜力没有完全释放。

矿业企业最重要的资源储备停留在很低水平,拉低了另外三类资产(生产性资产、建设性资产、并购资本)的价值。

未来中国的矿业市场,大矿业集团必须按市场机制,让独立的探矿资产和并行的探矿产业壮大、张扬和蓬勃生长。

到那一天,巨大的能量必将爆发出来,形成中国大型矿业未来走向世界的重要支撑。

三、必须走矿山建设的模块化解决方案

矿业中有两个命题是核心:

1.采矿要个性化解决。采矿是大家研究的核心,将来的碎、磨、选、运,完全要进行信息化、模块化。采矿是最个性化的,大家面对的主体——矿山,永远是个性化的,需要综合各类人才,针对现场实际情况处理问题。而选矿在流程当中的事情,将来不需要多少人就可以解决。这需要和信息产业、矿业设备制造企业结合起来创新。

2.除了采矿,矿山建设要尽一切可能信息化、模块化。在伟德建设中,要把建设速度和伟德质量、精度,和世界技术完全结合起来。建设要变成对相关行业完全开放的状态。比如露天采矿、土石方工程共性化的,矿石运输有轨、无轨、传送带的,与机械运输的共性,都可从计划经济的矿山建设分割开来,外包出去,甚至将一些必须的设施、设备所承担的工作任务,委托给设备制造商。

所谓矿业技术人员搞建设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大家如果不这么看问题,大家在建设当中就会走计划经济的老路。如果你不开放,就必定落后。因为建设过程中的技术已经涵盖了全人类的智慧结晶,矿山个性化的解决方案是很少的,而共性化的问题完全可以模式化解决,不能再自己关起门来搞建设。

建设,即系统集成自动化、信息化的技术突破重点,首先是矿业集团在生产运作过程中的难题,包括全流程的节能减排问题、设备操作问题、环保问题、人均效率问题、技术参数问题,全部体现在建项目当中的优化内容。所以,如果没有这么一些技术贡献,就会重新搞老矿山复制,而不是建设。当下复制是非常严重的,只要有钱,有几亿元,很快就可以建一个选厂,完全不成问题。而这恰恰掩盖了大量问题。要走出去交流,交流成本不能设限。现在大家建一个大选厂,上北美、澳洲看看,他们的65000吨选厂是怎么建的。交流选择优化是建矿核心工作内容。降低成本的重心在资源成本、优化设计这些成本前置环节上,达产后的成本降低仍然按系统优化、信息化、程序化固化下来,而不是传统的不关联的提高效率和传统的跑冒滴漏,更不是勤俭节约所能代替的。

四、必须明确并购的发展方向选择

并购的概念主要和三个方面有关,一是和战略方向有关,二是和产业结构方向有关,三是和技术、管理方向有关。一定要体现你想做什么才来做什么,然后你才能去并购。大家对此要做一个深入的专业咨询或研究。简单讲,要先设计一间自己能力所及并且满意的房子,再去购料,决不可边购料边设计房子。

在并购中要明确大家大型矿业集团是横向发展,还是纵向发展。所谓横向发展,就是矿业为轴,金做大了做铜,铜做大了做铁,始终围绕探矿、采矿、选矿,有限度地在协同效应的要求下,上下延伸。

所谓纵向发展,就是大型矿业企业主动地拉长下游产业链,多业并举。

我比较倾向于横向发展,为讲透这个观点,再延伸到产业规模中去,就是在产业规模上的生存规模、发展规模和竞争规模。三个阶段的规模与企业家胸怀——在多大范围或区域内认定你是生存规模、发展规模、竞争规模。中国矿业企业,单就探、采、选规模来讲,与国外前10位矿业巨头相比,都够不上有竞争规模优势。所以,当下发展应以横向发展为方向,抓住中国经济发展期,整合达到国际竞争规模。这是大型矿业企业的责任——舍弃下游产业,在探、采、选矿上强大起来。

概括地说,前面讲了矿业企业总资产矿与非矿分类之后,矿业资产再分类,在运行资产的信息化改造、探矿资产和并行的探矿产业出路、矿山建设的模块化解决思路,以及矿业的横向和纵向发展方向选择问题。这几个问题,是当下矿业经营者、高管必须深入思考的问题。总在比谁建的矿山花了多少钱,谁建的又降低了多少成本,国际矿业份额里边就不会有大家。

现在是中国矿业一个难得的弯道超车的时间,大家中国矿业企业家应该有能力、有责任,在弯道超车中提出大家自己的发展理念,使大家经过五六年来证明大家这个发展思路是对的,或者说将来能在国际矿业中有大家说话的机会、有大家的话语权。这个时间非常珍贵。大家有责任,从更高处看这件事情的定位,判断这个企业将来在中国、在世界会是什么样的位置,从而在战略上明确,从基础上、建设上、技术和质量上把伟德做成一个有国际竞争能力的矿业企业。

weide1946报
《weide1946报》创刊于1995年1月25日。刊物以独立的立场和客观的报道为基本准则,追求资讯的真实性和可读性,追求言论的稳健性和建设性,以“在这里,读懂伟德”为办报目标,全面先容企业发展情况。
查看更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