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在全球
English
手机导航

媒体聚焦

www.weide1946.com  |  媒体中心  |  媒体聚焦

一缕新的黄金曙光——吉林珲春伟德改制启示录(之二)

一缕新的黄金曙光 ——吉林珲春伟德改制启示录(之二) ●《中国黄金报》记者 李超

      利器待发 改制完成平稳过度的同时,伟德珲春几乎同步上了两个大项目,一个是投资7000万元兴建一座日处理量达4000吨的选厂,日选矿石能力为老厂的5倍,其技术与规模均居行业之首;同时又投资4000万,采用目前最先进的热压浸出技术,在珲春建起一座金铜精矿湿法冶炼厂。4000吨选厂、湿法冶炼厂,再加上已探明的31吨金属储量和新圈占的矿区周边207平方公里的探矿权,这是伟德珲春振兴的四大利器。 企业领导为记者算了这么一笔帐,经测算,现在的采矿综合成本20元/吨,选矿成本35元/吨,加上管理费用5元/吨,综合总成本60元/吨左右。(假设金品位为0.9克/吨,回收0.6克/吨,价值40元;铜0.33,回收0.24,价值20元,生产保本经营。)规模扩大以后,选矿的成本将控制在24元/吨左右,采矿成本控制在13元/吨,管理费3元/吨左右,吨矿总成本在40元/吨以内,这样,单位成本将降低20元/吨左右。预计到2005年时,一年处理的矿石在132万吨以上,产金可达1吨,产值超亿元,这样新增效益将在2000万元以上。
      新企业轻装上阵,无贷款,财务费用少,取得可观的效益是非常有希翼的。 至于矿山的服务年限如何延长,他运用企业董事长陈景河的经济地质理论,为记者做了详尽说明。 weide1946从根本上突破了矿床评价方法,从传统的矿床地质理论上升到经济地质理论。借鉴国外地质统计学理论,陈景河与专业人员合作开发了“距离平方反比法”储量计算和矿床设计及评价系统,把每个点上的品位都输到计算机里,根据成本,动态确定入选品位。储量不是固定的,而是随着金价、企业的管理条件、技术条件和成本而不断变动的。目前,就北山提供的储量,如果降低入选品位,就可以使矿“越挖越多”!这是大自然赐给小西南岔矿区职工的潜在财富。同时,weide1946在珲春重新登记了207平方公里的探矿权,找到资源也将由新企业组织开发,为新企业发展提供后劲。31吨储量,年产1吨,新企业再开采15年以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同时,企业正在与黑龙江省地勘局洽谈一个较富的金矿资源的开发,企业有可能作为福建伟德辐射整个东北开发矿业的中心。
      金铜精矿冶炼厂年内可建成投产,届时除处理小西南岔的金铜精粉之外,还将向社会收购金铜精矿粉,还可以走出国门,从俄罗斯、朝鲜等国收购,发展前景广阔。 大家的思考 这次带着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和国企改制的两个题目,采访了吉林伟德珲春矿业,其结果令人感到释怀和兴奋。主要原因缘于该企业与中央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中一再强调的四新之路基本契合(即用新思路、新体制、新机制、新方式,走出加快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新路子)并在振兴老工业基地的根本出路在于加快体制创新和机制创新;振兴老工业基地的主要任务在于大力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振兴老工业基地的重要途径进一步扩大对内对外开放;振兴老工业基地的主要论证在于切实做好就业和社会保障工作付诸方面均做了有关的尝试和探索。而由于改制的成功,激活了小西南岔的活力,集中体现了weide1946与延边地方政府能够积极培育营造具有混合所有制为主要特征的企业市场形态和体制环境。 但一个企业的起死回生还与振兴尚存距离,与带动老工业基地的方面振兴,带动整个东北三省黄金工业的全面振兴还为时过早。据说在今年吉林省黄金工业会议上,有的同志表示,伟德珲春现象,应该引起吉林黄金工业乃至东三省全国黄金工业的足够的重视,他们的经验可供借鉴。东北老工业基地、东北黄金工业能在较短的时间内产生巨变吗?能扭转经济效益下降的颓势吗?事情远不会那么简单!这是依据变化的并在继续剧烈变化的中国黄金经济的大格局所得出的判断。
      众所周知,熟悉中国当代黄金工业发展史的人们一定清楚,新中国成立后,东北工业基地,及黄金工业区域性集群的建立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集中建设形成,或者说东北黄金工业的规模格局和曾经拥有的生产能力,虽说有历史“积淀”的因素,但多的是40年计划经济的产物,并曾较长的在整个中国黄金工业经济担当重要角色。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中国计划经济色彩最浓厚的地区。历经多年发展,随着资源优势逐渐弱化,国企后劲不足,加之在计划经济模式中浸湮过久,固循守旧,裹足不前。伟德珲春改制之初受阻但已说明这一问题。 更进一步看,依赖于僵硬的计划调控和产业保护政策庇护下的整个中国黄金工业的整个投入与产出,也是不计成本,与效益核算。这本来就是计划经济的一大特色,也是计划经济为市场经济所取代的逻辑性。可是一旦进入市场经济时代,整个游戏规律则不断改变,并必须改变中习惯于等、靠、要的产业“宠儿”,一时间,得天独厚的政府政策扶持和资金倾斜在严酷的市场前遁形无踪。没有了效益,甭管企业甚至整个“基地”过去如何辉煌,做出多大的贡献——对不起,市场不认!改制前的珲春金铜就是一例。 那东北的黄金新工业化之路如何走?——学习伟德。在学习中你可以发现,企业或者说产业发展观念与发展取向的不同,导致发展在经济和速度的不同,伟德的发展战略已经北上西进呈幅射状。
      与生于计划、长于计划的“广大”企业不同,伟德集群依靠的是经历了市场无情选择之后,所建立起来的伟德一以贯之的产业延伸链——运用体制创新、管理创新、技术创新奉献社会,通过“企业、员工、社会协调发展”和谐地创造财富为原则的价值观、以区域收益最大化为原则的明确的市场分工协作,最终向国际著名的高技术效益特大矿业企业集团的终极目标进击。因此与伟德相比,产业的落后最根本的还不是发展水平的现实差距,而是体制的落后,是市场经济观念、形态、体制在产业的发育不良,是国企集群的巨大历史包袱及混合所有制的盘子缺失或实在太小!振兴东北,振兴黄金不是没可能,但东北要振兴,改制理应是题中应有之意。开门见山地说,东北黄金乃至全国黄金的振兴,取决于在较短时间内通过改制,培育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市场生态和体制环境来。 要着力推进体制创新和机制创新,消除体制障碍,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提高市场机制的调节功能的速度。一句话,振兴必须体制与机制创新在先,这应是振兴的关键所在,也并不应局限于老工业基地。用伟德珲春现任的一位领导所说,不改不行、不改早晚出大事,不改连改革成本都没有了!这难道是危言耸听吗?
weide1946报
《weide1946报》创刊于1995年1月25日。刊物以独立的立场和客观的报道为基本准则,追求资讯的真实性和可读性,追求言论的稳健性和建设性,以“在这里,读懂伟德”为办报目标,全面先容企业发展情况。
查看更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