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在全球
English
手机导航

媒体聚焦

www.weide1946.com  |  媒体中心  |  媒体聚焦

综合利用:矿业爬坡过坎的一大推手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网316日消息  “积极发展循环经济,大力推进工业废物和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为发展循环经济,加强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大力推进工业废物资源化利用勾画出了蓝图。

“对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这一提法,我非常赞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沈保根激动地说。目前,我国部分有色金属、稀贵金属等矿产资源对外依存度过高,存在很大隐患,对稀有矿产的开发过分依赖原生矿开采,资源浪费现象严重。沈保根建议,国家提高对有色金属、稀贵金属矿产资源回收再利用的重视程度,尽快研究出台具体政策与措施,加大对再生资源的回收和利用,提高再生资源利用效率,推动环境治理和资源再利用协同发展。

对沈保根而言,最揪心的还是我国稀土的开发利用问题。“内蒙古白云鄂博矿是我国也是世界第一大稀土原生矿,铁、稀土、钍和铌等多种金属共伴生,但几十年来一直被作为铁矿进行开采,稀土采选利用率仅为10%左右。更可怕的是,长期过度开采导致稀土保有储量急速下降,按目前的采矿速度,20年后将无原生稀土矿可采。”沈保根眉头紧锁地说,“最为严峻的事实是,白云鄂博矿开采不断堆积的露天尾矿坝已累积成为占地10多平方千米、重近2亿吨矿渣的‘稀土悬湖’,其中所含稀土约1000万吨,放射性钍约7万吨,废酸与稀土和钍的长期堆积存放,不仅可能造成尾矿中的稀土和钍等资源难以利用或不能利用,而且加剧了环境污染,治理代价巨大。”

实际上,矿产资源采选利用率低一直是困扰我国矿业行业持续发展和提质增效升级的一大瓶颈。近几年来,国土资源部把节约集约利用资源作为一项重要工作,先后出台多项政策支撑鼓励矿山企业提高“三率”:把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纳入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三大任务之一,与财政部联合开展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以奖代补”和示范基地建设,评选先进适用技术并发布目录,发布多个矿种的最低“三率”指标,把“三率”指标纳入年检等。而作为国家公益性地质调查机构,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综合利用研究所、中国地质科学院郑州矿产综合利用研究所这两家专门从事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研究的科研单位,坚持“既要出成果又要出人才”的目标,积极配合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围绕国家紧缺的、难以利用的大宗矿产资源和稀有矿产资源开展技术攻关,不仅促进了“三率”指标的提升,促进了生态文明建设,还带动了矿山企业的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

“提高矿产资源采选回收率和综合利用率,是矿山企业提质增效最简单、最直接的措施之一。”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综合利用研究所所长刘亚川对中国矿业报记者说,“在当前经济新常态下,大宗矿产品价格低迷,矿山企业经济效益普遍下滑。通过改造提升采选工艺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回收率,对矿山企业提高经济效益和转型升级将有深远影响。”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于洪非常赞同刘亚川的观点。他结合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的实际情况说:“在选矿环节上,大家引进了技术先进、能效高的圆锥破碎机,可以使最终破碎产品粒度平均减少5毫米~8毫米;坚持‘多破少磨’的工艺原则,提高磨机的磨矿效率,可以使磨矿日处理量由原来的600吨增加至现在的2000吨。同时,大家对选矿工艺进行了改造,在先铅后锌流程后新增了尾矿的再选流程,回收尾矿中的硫、银、铁、锰,可减少约30%的尾矿。”

“大家还根据矿石特性和多金属矿石分选需要,将磨矿由原来的主再磨闭路磨矿改为一段磨矿、中矿再磨的磨矿工艺,将浮选流程优化为两次混选、两次分离的流程,既能解决一段铜铅混选时粒度过细造成铜铅分离困难的问题,又可避免二段锌硫混选因粒度过粗造成尾矿流失的问题。”于洪先容,将原6A浮选机进行改造,全面提高了各金属综合回收率。目前,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矿山入选原矿品位为铜0.16%、铅1.48%、锌1.73%、硫8.03%、银157/吨,各金属回收率为铜88.97%、铅90.76%、锌93.42%、硫72.69%、银77.55%、金95%,选矿技术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关于以往遗弃的尾矿,大家制订了一系列的尾矿砂综合回收利用试验研究方案,开展了从尾矿砂中综合回收有价多金属矿资源相关工艺的研究,采用新型实用的工艺和设备,最大限度地回收其中的多金属资源,并探索非金属资源利用和尾矿减量化的可行性。”于洪表示。

“矿产资源不可再生,必须想法吃干榨净,把有限的资源转变成最大的效益。”于洪建议,节约集约利用资源是国策,国家要大力扶持,尽快恢复原来的“以奖代补”政策。同时,国家对在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方面开展得比较好的企业,要一视同仁,不分国有或民营,都应同样支撑。

据了解,自去年以来,面对矿产品价格下滑严重、采选成本居高不下的双重压力,许多矿山企业都跟辽宁葫芦岛宏跃集团一样,开始把加强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作为提质增效的主要措施之一。保护资源和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已经成为诸多矿山的一大亮点。

“矿产资源是不可再生的,必须最大限度地科学开发、充分利用。”全国人大代表、本溪矿业有限责任企业董事长包紫臣就是一个从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中受益颇丰的企业家。他手中虽然握着丰富的铁矿资源,在管理上却是出了名的“小气”和“吝啬”。在铁精粉价格高位运行时,他没有只顾眼前,采富弃贫,而是放眼长远,更加注重资源的合理开发和保护工作,投入大量资金购买先进的采矿设备,在合理开发的同时,高薪聘请10多名专业技术人才,精心设计,周密布置,严格规程,保证了露天采矿资源回收率始终在98%以上。在此基础上,包紫臣还投入大量人力、财力、物力,变露天开采为井下开采,此举大大提高了产品的产量和质量。

“矿产资源综合利用不仅能充分节约资源,提高矿产资源的保障能力,还能有效改善矿山地质环境,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据包紫臣先容,本溪矿业有限责任企业每天要排出1000多万吨尾矿渣,既污染了环境又浪费了资源。为了发展循环经济,该企业建成了再选车间,对尾矿进行二次选矿,把尾矿坝的废弃物质回收,并将十几年前的废物都整理出来,进行回收利用。这一项目不仅改善了周边环境,其回报的年利润还可以支付职工的全年工资。

据了解,2010年,本溪市溪湖区被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正式命名为(溪湖)实验区,成为国内首个获此称号的县区。作为溪湖区最大的铁矿选矿企业——本溪矿业有限责任企业已借助这一平台成功加盟尾矿综合利用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在矿山经济形势不好的情况下,依靠先进的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技术,实施精细化管理,分选出不同级别的产品,也有利于企业的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中国地质科学院郑州矿产综合利用研究所所长冯安生表示。

在实际生产中,拥有先进采选工艺的矿山企业,现在基本都是根据市场需求来生产适销对路、效益好的矿产品,力争实现产品的效益最大化。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能化集团董事长陈详恩表示,他们立足自身调整优化、降本增效,把改革创新贯穿于企业经营管理全过程。比如,在煤炭生产和洗选过程中,坚持市场导向、紧盯客户需求,市场缺什么煤,客户需要什么煤,他们就生产和洗选什么煤,让市场倒逼生产。

一些资源型城市,也把加强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作为转型升级、调整优化产业结构的突破口。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龙岩市市委书记梁建勇谈到资源型城市转型时表示:“比如铜,如果纯粹做冶炼,面临很多困难和问题,在维持生产的过程中,必须把产业链做一个有效对接。对铜的下脚料要吃干榨净,做到零排放。weide1946在这方面就是一个典型。他们把冶炼铜后剩余的残渣衍生出硫酸,硫酸再加工成磷肥,而硫酸和磷肥的下脚料则用来做石膏。”

事实上,梁建勇所举的这个例子,就是weide1946集团依靠先进的采选工艺,提高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技术水平,发展循环经济,把矿产资源吃干榨净的先进经验。现在把这一经验“放大”推广到整个龙岩,融入到资源型城市的转型升级中,其示范引领作用自然不可小觑。

weide1946报
《weide1946报》创刊于1995年1月25日。刊物以独立的立场和客观的报道为基本准则,追求资讯的真实性和可读性,追求言论的稳健性和建设性,以“在这里,读懂伟德”为办报目标,全面先容企业发展情况。
查看更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