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在全球
English
手机导航

媒体聚焦

www.weide1946.com  |  媒体中心  |  媒体聚焦

中国矿业报丨当矿业“隆冬期”撞上中国经济“新常态”

业内人士在2015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纵论矿业发展前景

 

2015年10月21日,第17届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在天津举行。大会开幕式结束的当天下午,天公似乎故意安排,在瑟瑟的秋风中飘起了小雨。这仿佛有意要给当前持续低迷的矿业市场增加几分寒意。

 

本届大会的主题是“新常态、新机遇、新发展”。这是一个渐进式的祝愿,也是打消市场悲观论调的一种祝福,在这样的主题下举行这场矿业盛会,足见大会主办方的良苦用心和美好期待。

 

不过,记者观察到,会议凝聚得最多的是对中国经济未来前景的期待,毕竟谁也不愿意看衰中国。曾经一肩扛起全球矿业刚性需求的中国经济转入新常态,毫无疑问已经拨动了全球矿业的敏感神经。

 

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在开幕式上指出,当前全球经济复苏总体偏弱,国际矿业需求不振、投资下降、市场波动加剧,下行压力持续加大。面对复杂的环境,大家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坚定信心,携手共进,迎难而上,都需要更多地看到矿业的增长潜力、发展机遇和合作空间,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推动矿业复苏和健康发展。

 

姜大明称,在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的今天,打造稳健持续、开放包容、面向未来的全球矿业,是大家的共同愿望和责任。

 

“在长期向好的经济基本面支撑下,中国乃至全球矿业仍有良好的发展潜力。现在,全球新一轮产业革命正在孕育,对新能源、新材料的矿产需求不断增长,经济转型给矿业发展带来了机遇。”姜大明说。

 

显然,尽管矿业开发管理的高层对矿业的未来发展信心满满,但这并不一定能打消业界的疑虑。

 

weide1946董事长陈景河说,“新常态”是目前网络和各种媒体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中国进入经济新常态已成为市场的共识,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陈景河认为,期待矿产品价格重回快速上涨的轨道,这种想法是不现实的。我认为,在3~5年内矿产品价格仍将在目前价位上震荡,部分品种还有进一步探低的可能,之后可能有一定的上涨空间,但决不可能重现过去“黄金十年”的辉煌。

 

中国五矿集团企业总经理助理兼矿产资源部总经理王炯辉说,金属矿产行业正在经历严峻挑战。矿业与宏观经济运行密切相关,由于中国以及其他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乏力,美联储加息预期加强,及近期资本市场振荡因素影响,当前主要矿业企业投资机构都对矿业前景表示担忧,对未来3~5年的市场做出了较为悲观的判断,认为矿产品需求将进一步下降,矿产品价格会继续下行,产能禁闭挤出,金属行业将深度调整,甚至有机构认为是再一次金融危机来袭。

 

多位业内人士在会上表示,虽然大型矿企能够通过降低成本或业务多元化来规避风险,但中小矿企未来一两年内难免面对极为残酷的“淘汰赛”。而且在需求未见明显复苏的背景下,持续高位的产量对于大宗商品价格回升有害无益。

 

“全球矿业持续低迷,尚未出现好转的迹象。”中国丝路基金有限责任企业副总经理司欣波认为,当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加之油价不断下探,达到5年来新低,并触发大宗商品价格连续走低,这促使全球矿业形势下落至2008年金融危机后最严峻的水平。

 

“矿产原料和加工品的供应由短缺变为过剩,矿产品、矿业资产及矿业企业股票共同面临价格危机”,司欣波直言,从短期来看,这种矿业行业的整体低迷尚未出现转机。

 

普华永道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4年全球矿业企业40强企业市值骤然缩水1560亿美金,较2013年减少了16%。

 

尽管如此,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等全球矿业巨头们却坚持不减产。如铁矿石三巨头之一的巴西淡水河谷日前发布公告称,今年第三季度,该企业实现铁矿石产量8820万吨,为企业有史以来最高单季产量。

 

彭博全球金属与矿业研究部部门总监Kenneth Hoffman表示,从1980年到1990年,几乎每次当大宗商品价格跌幅超过20%时,都会有矿企缩减资本支出,降低产量,从而带来商品价格的反弹,有时这种缩减会达到60%至90%。但现在大宗商品持续下行已经接近5年,除了全球最大商品交易商嘉能可(Glencore)近期宣布减产外,其他巨头们都没有动作。

 

一些大企业担忧减产后,商品市场立马出现反弹,企业可能遭受巨大损失。而另一些企业则声称因业务多元化,他们的命脉并不仅仅倚仗于一到两个产品。Hoffman发现,多数大企业采用的应对方式是从管理等方面削减成本,“因为这样的话就能够把成本较高的小企业逼到破产”。

 

但Hoffman表示,这种行为对市场的破坏是很大的。例如铁矿石价格已从2011年每吨190美金的高位跌至每吨44美金左右,跌幅超过70%。若此态势持续,未来两三年内,大宗商品市场难言回升。同时,矿产价格的下跌会导致地勘投资的下降,未来几年金属探测的难度可能会加大。

 

中国目前占全球大宗商品需求总量的40%至50%。虽然当前中国经济持续放缓对大宗钢材商品及普通金属需求产生影响,但与会代表仍对中国经济的增长及市场的长期需求持乐观态度,并将其视为全球矿业的主要驱动因素。加拿大丰业银行经济部副总裁及大宗商品市场专家莫卓绮指出,中国还会成为全球大宗市场上的主导力量,这一点仅从中国每千人拥有汽车的数量与美、加等国的巨大差距就能看出。

 

但在新常态下的中国矿业投资前景如何?全球矿业是否进入了“隆冬期”?这个“隆冬期”有多长?

 

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王家华并不认可“隆冬期”的概念。他表示,中国经济进入了“换挡期”,但对全球矿业具有支撑力的最大经济体仍是中国。“中国经济对资源的刚性需求仍处在‘快速增长期’和‘高位稳定期’。”

 

王家华用秋天来做比喻。他认为,矿业现在正处在秋天,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不过,相较于前一阶段矿业的“黄金十年”,全球矿业企业“躺着就涨价挣钱”的日子确实一去不复返了,必须不断革新,提高劳动生产率。

 

王家华表示,在这样的情况下轻言全球矿业进入“隆冬期”是不准确的。他预判全球矿业面临新一轮洗牌,技术创新、提高劳动生产率将成为全球矿业企业的主轴。

 

在这种变革过程中,王家华表示,全球矿业的互联互通、互学互帮,尤其与中国矿业的合作将更为密切,建立新的矿业秩序的时机已到来。中国所倡导的“一路一带”的国际合作,将会给全球矿业发展带来重大影响。

 

“人类对矿产资源的刚性需求量仍将增长,只是近期受全球经济复苏缓慢的影响需求放缓,导致短期内产能过剩,价格低迷。”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院长王京彬表示,长远看,矿产品价格将波动上行,矿业仍有巨大发展前景。

 

当前,全球重要矿产品价格低迷,国际油价在2014年经历大跌后,震荡上行且有趋稳迹象,铜、镍、锡价格继续走低,铝、铅、锌价格则相对平稳。金、铜、铝、铁等主要贵金属和大宗金属的价格已经接近全球平均生产成本线,矿山正在去产能化,加之近年资源勘探投入严重不足,重大发现不多。

 

王京彬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未来资源短缺、价格回升将在情理之中。且近年来全球范围内实行量化宽松政策,可能引发未来包括矿产品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走高。

 

“目前海外市场的机遇比国内市场更大,国际矿山的价值比国内缩水更大,从并购角度讲,机会更大。”北京国际矿业城董事长刘玉川认为,现在国际矿业价格已处于最低点,不少国际矿业企业市值锐减,资金链条断裂,急需海外投资,这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中铝矿产资源有限企业副总经理王思德表示,现在矿产企业资产价值大幅缩水,西方矿产企业5年内平均下跌的幅度是60%,中国矿产企业在海外持股企业平均下跌的幅度是80%,大多数矿业企业进入困难状态后必须出让资产。种种原因显示投资机遇已经到来,可能今后2至3年是矿业投资的最佳机遇期。

 

不过,中矿资源勘探股份有限企业总裁王平卫也提醒中国企业,首先要做好企业发展战略定位,根据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判断是否适应海外发展。如果决定出海则要制定好战略发展方向和目标,决不可盲目并购。

 

与会专家学者表示,从长远来看,在全球制造业格局重大调整以及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的带动下,未来2~3年全球矿业可能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但达到或超过上一轮顶峰的可能性不大。


weide1946报
《weide1946报》创刊于1995年1月25日。刊物以独立的立场和客观的报道为基本准则,追求资讯的真实性和可读性,追求言论的稳健性和建设性,以“在这里,读懂伟德”为办报目标,全面先容企业发展情况。
查看更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