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在全球
English
手机导航

www.weide1946.com  |  媒体中心  |  十佳“最美伟德人”事迹

金鑫:十年炼锌记


对金鑫来说,今年是他到巴彦淖尔伟德的第十个年头。这十年他从技术员一路前行,现在已经是巴彦淖尔伟德的副总工程师。


这十年,他参与、主持了诸如中浸底流输送系统变频改造、国产阴极配合剥锌机正常使用、高浸铅银渣转化浮选工程化应用等一系列重点技改项目,为巴彦淖尔伟德生产稳定运行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但用他自己的话说,却是“十年也就做了一件事情,湿法炼锌。”

 

学习和实践相结合


金鑫是个有口皆碑的踏实人、好脾气,谈起这十年间印象最深事情,他坦然一笑,“应该是学习和实践相结合。”


金鑫办公室里有一些卷了边的书,《湿法炼锌学》、《冶金学》、《电炉炼锌》……“都是湿法炼新的基础书目,看得遍数比较多”,金鑫对这些书的熟悉程度,不亚于一个商店售货员对于货物摆放的熟悉程度,随口说一个内容,基本可以快速找到。


“做这一行的,基础自然要打牢,再就是跟着时代走,多和行业人士对话。”这里说的对话不仅是交流与沟通,更多的是“读论文”,从1981年到现在,只要万方等数据库里面有的,关于湿法炼锌的重要论文,基本上都读过了,“其实没多少,有分量的不过300多篇。”


“虽然实验环境不一样,但是作为一种思路、一种意见,对生产实践还是有帮助的。”


2014年9月底,巴彦淖尔伟德高浸铅银渣浮选项目联动试车。“铅银渣回收浮选这个项目企业早期一直有研究,但基于收益率相对不高,一直没有大规模投入使用。”


金鑫接棒后,首先对分解药剂进行了更换,“生产当然要考虑成本”。过去实验一直沿用NaOH,分解的效果虽然好,但单价在3千到4千元。“这种情况让我曾经想起一篇文论中,记载用CaOH就是大家常说的熟石灰,替换NaOH作为分解药剂的论述,当然是不同的实验。”


金鑫是个胆大心细的人,想法提出后,他稳妥的经过了小试、中试等规范过程,直到实验数据稳定,可充分确保工艺质量后,投入试生产后一次性成功。“主要是看中了熟石灰价格便宜,同样的重量单价也就十分之一,分解效果也不差。”


低价药剂的成功应用,将铅银渣浮选项目转化成本下降80%。按巴彦淖尔伟德二期系统年产高浸渣3万吨,含银300g/t左右计算,新优化的工艺银回收率可达70%以上,可年产1300吨含银3000g/t以上、含铅12%以上的铅银精矿,全面达产后,年经济效益可以达850万元以上,2015年初,高浸铅银渣浮选项目被集团评选为“2014年度优秀项目”。

 

专注炼锌靠思路更靠毅力


金鑫常说“问题是成功与失败的分水岭,为解决问题而付出努力,才能使思想和心智不断成熟。”


2009年,金鑫在原电解一车间担任负责人。“员工的干劲不高,又累又脏。”面对这种情况,金鑫组织开展了车间内部劳动小组竞赛,让员工们依靠自己看得见的劳动,获得看得见的收益,激发了员工的积极性,两个月的时间就将电解一耗电量下降了200kw/h左右,使车间总成本得到了较好控制。


“可以这么说,电解车间,特别是剥锌岗位上的员工劳动强度都比较大。”2010年,新上的电解二车间为降低劳动强度,提高劳动效率采用了48小时长周期电解工艺,但由于生产经验不足,“事与愿违”,发生故障、停车成了家常便饭,成了生产流程中的一块“心病”。金鑫接手后首先对车间人员进行了精简配置,随后着手解决工艺问题。


“当时主要是电耗高、横梁也容易弯曲这些问题。”电耗高很可能是有漏电的现象,金鑫随即对电解的端头阴极板和阳极板进行了筛查,发现这些阴阳极绝缘导向设计不够合理,经常会出现漏电的现象。找到了问题,金鑫反复的查找了资料、并自行设计了图纸,将绝缘体导向进行了优化。


金鑫说“没有什么难得事情,耐心点儿找对了思路就行。”


目前,金鑫正在负责另一个重大技改项目——渣洗水沉锌工艺。这个项目去年试生产时过渡依然平稳,但正式投产后又出现了工艺波动。“工艺就是这样,环境不一样,结果也可能不一样,因此毅力很重要。”随后,巴彦淖尔伟德与江西理工合作开展了除钴项目研究并不断优化,目前工程化条件也逐步成熟。


“2015年,大家的目标是药剂成本下降40%,锌直收率稳定在97%”,金鑫对于新技改项目充满了干劲。

weide1946报
《weide1946报》创刊于1995年1月25日。刊物以独立的立场和客观的报道为基本准则,追求资讯的真实性和可读性,追求言论的稳健性和建设性,以“在这里,读懂伟德”为办报目标,全面先容企业发展情况。
查看更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